注册    登录
新闻
热点专题 首页 > 空间动态 > 热点专题

投中网 | “硬科技创业项目服务者,也是中国科技创业浪潮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发布时间: 2019-10-08 阅读:233

       近日,投中网旗下垂直媒体“CV智识”发文《1949-2019:中国硬科技终迎来黄金时代》,系统梳理了中国硬科技70年间的发展历程。启迪之星作为创业企业的服务商,诞生至今,陪伴并见证了一大批硬科技企业的成长。因此,CV智识采访了启迪之星常务副总经理王永瑞和启迪控股总裁助理、启迪之星副总经理隋建锋,从他们亲历的时代和故事,窥探启迪之星硬科技创业项目投资孵化人眼中的中国科技创业。

 

以外企为师,走向世界

 

        新千年之初的中国,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80后、85后年轻人,已经告别了衣不蔽体、食不饱腹的最艰难岁月。年轻人们不再需要为解决温饱问题发愁了,整个社会的创新力与活力随之开始释放。

 

        2000年,世纪交叠,热闹的清华园照常迎来一批新的学生,王永瑞便是新生中的一员,此后8年,他一直在清华精密仪器系念书。毕业之后,王永瑞曾在航天科工四院待过短暂的一段时间,2013年他加入清华旗下产业启迪之星,从普通员工做到常务副总经理,从事硬科技创业项目投资孵化工作。从清华到启迪,王永瑞一直是中国科技创业浪潮的见证者与参与者。

 

启迪之星常务副总经理王永瑞

 

        8年间,偌大的园子内外发生的一切,王永瑞回想起来依然历久弥新。彼时的清华人,尚且对创新创业没有如今天般的热情,上课、作业,业余时间搞搞社团,参加参加学生会的工作,学生们常是规规矩矩的,在就业的选择上同样如此。

 

        深度学习技术尚未起来,算法也还不那么常见,机械类、材料类、芯片类学科仍然冷门,硬科技尚且没有像今天这样受到如日中天的追捧。那是外企在中国最为风光无两的时代,遍布望京商圈的是摩托罗拉、爱立信等外企,金辉大厦还不是阿里的地盘,360集团也尚未在这里筑起高楼。

 

       “在那个年代整体来讲,创业的比例还是小,打工也基本上是去外企的金融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大量的网络设备公司,像爱立信,它并不是国内的企业,还是大的外企。”王永瑞向CV智识回忆起他求学时期同窗好友们的就业选择,大量的人才都去了外企互联网公司和金融公司。

 

        与此同时,国内的互联网也在萌芽,新浪、搜狐、网易等门户网站出现,怀抱着好奇的清华人也开始做一些校园网、社群项目的创业。

 

启迪控股总裁助理、迪之星副总经理隋建锋

 

       隋建锋是清华机械专业的博士生,在园子里度过了近十年的学习和工作生涯。虽然一直从事硬科技相关研究,他也见证了清华人在互联网时代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2008年,人人网最火的年头。清华园内,一个叫“师兄帮帮忙”的校园社交平台风云一时。苦于解决个人问题的清华理工男们,为了增加接触女生的机会,做了一个类似于校园版百合网的社交网站,后来越做越大,一时间席卷了北京几十所高校,还获得了薛蛮子的天使投资。

 

        隋建锋亲身经历了“师兄帮帮忙”风云一时的那段日子,而做此项目的正是他的同班同学,“师兄帮师妹去解决问题,问题解决了之后师妹要请师兄吃一次饭,其实它背后的逻辑就是解决男女相处的问题,清华理工科女生偏少男生偏多,这就给大家提供了一个交流的机会。”


      “最疯狂的时候,他们发了好多的券,你注册了就可以去免费领一个鸡腿,推广得非常火。”隋建锋觉得,那可能是他距离互联网创业最近的一次。

 

       遗憾的是,短暂火了一阵之后,由于缺乏真正的商业变现模式,“师兄帮帮忙”没有再继续运营下去。但好在,一些年轻人正在成长,已经成长起来的人则聚到了一起,为平静的中国科研氛围注入新的活力。

 

AI时代:走入无人区

 

        “2000年的时候,大家更多还是想着钱,怎么快速赚到钱。”这是王永瑞还在清华念书时,对互联网带来的外部环境的极速变化,最为深刻的感受。但赚到钱的一个好处是,中国的创业者们终于有钱去做些从前囊中羞涩之时难以做到的事情了。

 

       发展硬科技,让中国在底层研究、前沿科技的突破上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则是大多数中国科学家与技术人心中一颗自始至终都不曾熄灭的种子。互联网这十年,伴随着供应链的成熟、市场的培育、人才储备越来越充足,也为发展硬科技的提供了可能。


       王永瑞向CV智识谈到,在清华读书的这些年里,周围很多同学,还是“在互联网圈里混。”到2008年毕业时,他明显感觉到,一些新的变化正在发生,“这个时间段逐渐开始有一些人开始往硬科技的方向去做,慢慢的也有人去做硬科技的创业。” 

 

      “硬科技和移动互联网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它区别就是说一个周期的问题,联网可能你投入就快了,慢的话我就三个月肯定也出来东西了,如果你是做一个硬件产品,周期不会这么短,还不算你前期的人员、知识储备以及经验积累。”

 

        王永瑞告诉CV智识,硬科技创业虽然周期长、难度大,但这不妨碍越来越多有情怀、有个性、有创造力的工程师们加入进来。“国内在很多基础应用工程应用的学科建设,或者说知识储备过程中还没有达到,或者说离世界上先进的水平还有一定差距,中国大量的工科学生还是有一种情怀在,真的想把这个gap给弥补上来。”


       至少在清华园里,2010年前后,双创提出来前几年,学校、学生们对于将产学研结合,甚至创业的热情开始变得高涨。隋建锋告诉CV智识,那个时候还没有人工智能这种说法,“现在的人工智能、智能硬件,那个时候我们叫机电一体化,简单理解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实现机器人的自动化。”

 

AI+5G时代:细分,落地,扎入产业

 

       造轮子的时代过去了,AI从发明的年代迈入实干的年代,从专家的年代迈入数据的年代。

 

       西方国家点燃了深度学习的火炬,但最大的受益者却是中国。在数据和工程人才方面,中国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无论是国际市场,还是国内市场,5G和人工智能都备受关注。被冠以“互联网预言家”的马化腾,更是公开表示“一个AI+5G的全智能时代正在到来。”

 

 

       硬科技的发展,则是跟随着技术、市场、供应链的完善水到渠成的结果,而硬科技项目越来越受大家追捧,同样是这个时代自然而然的发展趋势。
 

       王永瑞明显感受到,硬科技真正掀起热潮,是在最近一两年。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尤其如此。

 

       隋建锋也向CV智识谈及了他今年经手的两个印象颇为深刻的项目。“当时我在北京接触智能硬件的项目叫情感记录仪,像一个小的纽扣一样配在身上,通过提取人的温度、心跳来判断出你的情绪。这项目也经历过一段时间,最后黄掉了。” 

 

       这样的项目,到底有没有存在的意义?隋建锋反问,“你的情绪你高兴还是喜悦还是悲愤,你自己肯定会主观地意识到,还需要用这种智能硬件来衡量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吗?”智能硬件所谓的智能肯定是服务于硬件,不是为了智能而智能,这是随建锋从事硬科技项目投资孵化以来最为深刻的感受。 

 

      “来到深圳之后我又接触到一个智能读表盘的项目,它的应用对象就是水表电表,每个月要有人去读这个数,这其实是一个工作量非常大的事情,然后一个团队专门做了一个读表仪,一把它放到水表上,它就能够及时把数据传输出来。”

 

      “做智能硬件一定离不开应用场景,这是我在北京和深圳感受到的一个非常大的差别,也是目前整个AI大的领域特别重要的一个点,一定要找到痛点。”在更加细分垂直的领域,如医疗、教育、智能制造、脑机交互,大风口之下,一个个小风口正在形成,一个个小独角兽正在诞生。

 

       CV智识也观察到,最近一两年,AI医疗赛道的森亿智能,将制药时间从8年缩短到几个月的AI制药公司InSilico Medicine,从事类脑芯片研发的灵汐科技,脑机交互产品研发的脑陆科技、优脑银河等,明显开始受到资本的青睐。

 

       反过来,资本对于科技的态度也开始转变。隋建锋告诉CV智识,如今VC技术化,甚至LP技术化的趋势正变得愈发明显。我们在找LP的时候,也倾向于找那些理解技术,能给硬科技创业者带来更多资源的LP。” 

 
版权所有 - 北京启迪创业孵化器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21136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45号 400电话:400 150 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