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闻
热点专题 首页 > 空间动态 > 热点专题

启迪秀场|完成PreA轮融资!暖心医疗2年服务5万患者,计划开10+互联网心理医院

发布时间: 2017-06-14 阅读:717

暖心壹疗

互联网精神专科医疗平台

■  2015年10月 暖心壹疗成立

■  2016年6月,从《创办新企业》毕业

■  2106年6月,获得来自清华DNA基金、蝙蝠资本的500万天使轮投资

■  2017年5月,获得来启迪之星的Pre-A轮投资

截止,2017年6月,暖心医疗拥有用户数为10万,其中持续服务精神心理疾病患者5万余人。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听起来,她说的很轻松,然后就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个背影。2012年,微博上这个名叫“走饭”的女孩自杀了。5年过去了,在这条微博的下面,有75万条评论。每一条,都是一个脆弱的生命无奈的心声。

 

采访中,笔者跟金方怡提起这件事,她拿着手机看着那75万条评论,好一会,叹了一口气。她说,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事实上,金方怡和她的暖心医疗团队,已经做了很多。她说,还不够。

 

 

1亿精神病患者,只有2.5万名医生

 

“有精神病吧你?!”。我们总能在争执中,听到这样的话。

 

病了,是一件应该被同情的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社会对“精神病”似乎总带着那么一点不好的色彩。所以,有时候连患者自己也不愿意承认,捂着伤口,直到它控制住了你。

 

精神病的隐性歧视,阻止了人们前往医院检查的步伐。然而,当代社会,高节奏和高压力却正在将越来越多的人,拖向那个精神的荒漠。

 

“全国抑郁症的治疗率只有10%,大部分的人没有选择治疗。”金方怡说,更可怕的还不在于此——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有抑郁症。“其实有的抑郁症会用躯体表达,比如胃不舒服,心脏难受,但他们往往以为只是身体过于劳累。”

 

让这件事,变的更糟糕的是,医生稀缺。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每10万人应该配备5-10位精神科医生,而中国13亿人,精神科医生只有2.5万。

 

种种迹象,似乎都在把精神疾病拖向一个无解的难题。金方怡觉得,互联网可以解决这个的困境。她觉得要做点什么。

 

眼睛睁开了,就不会再闭上

 

在电视剧《白鹿原》里,白灵的父亲带着她去了趟新城,从此她再也没有办法甘心在原来的乡村里生活。“眼睛睁开了,就不会再闭上”。金方怡说,这就是她为什么创业。

 

金方怡 暖心医疗创始人

 

2014年,在医药行业打拼6年有余的金方怡,参与了一个移动医疗领域的创业项目的调研,她跟小伙伴们一起跑遍了北京所有的医院,一起分析、调研、思考,和不同的人去讨论。这样激情的日子,让金方怡无比兴奋。

 

“我就这样被拉下水了”。金方怡说,再回到外企环境中就特别难忍受。“太慢了”,“创业的时候觉得每天在做的事情都是一种探索,无论对错都是有价值的”。

 

让金方怡最终确定要创业的还是她感觉到了这个行业正在起变化。“经常跟医疗行业里的临床医生、患者沟通,我发现大家的想法在变,这个变化的趋势来的很快”。

 

金方怡所说的变化,是指医生和患者都在迫切的需求更好就医方式。社会上精神疾病领域的矛盾和困境,加上行业内传统方式迫切寻求改变情况,金方怡觉得这件事可以去做了。

 

2015年,暖心壹疗成立。

 

 

线上+线下

已有10万线上用户,预计开设10+家线下医院

 

  • 相比其他疾病,互联网对解决精神疾病更有利

 

在大多数的国家里,医疗都是一个难啃的骨头,更别说医疗的互联网化。在中国,互联网医院虽然国内已经开了几十家,但是影响力还是极其有限。相对于综合类的互联网医院,金方怡认为精神专科是更适合医疗的互联网化。

 

普通医疗由于不可或缺的检查环节,在互联网化上还有一定的阻碍,很难达到资源打通的目的。然而精神科有着不同的地方,它很少需要大型医疗设备,“精神疾病的确诊,一般可以通过一套线上的系统就可以实现”,这就为互联网医院提供了基础。

 

暖心APP患者端

 

在这个基础之上,金方怡给暖心医疗搭建了一个三级医疗平台——国家级、省级和地方级。

 

“有的县城没有心理医生,我们搭一套终端系统部署到县医院,通过技术,把医疗专家输送过去来填补这个没有医生的空白。”当然,病人也可以直接选择省级或者国家级的医生就诊,只是需要的诊费价格不同。金方怡介绍说,诊疗的价格国家有一个大概的指导价,具体事由省的医保或者农合制定。

 

  • 近2年的运营,服务患者10万人

 

暖心医疗经过近2年的运营,服务患者10万人,他们主要集中在2类人群,一是早期的精神疾病患者,他们不再需要迈进医院的勇气,在暖心医疗上就能方便的对自己的精神状况进行咨询、诊断。减少了患者因为病耻感造成的漏诊。

 

二是对于中后期精神疾病患者,暖心医疗可以实现院后和治疗过程的管理,让医生和患者有实时的沟通。随时跟踪患者的用药和精神状况,免去了往返医院的时间成本。

 

暖心APP医生端

 

在医生的资源上,金方怡觉得医疗的特点有很强的区域性,因此暖心会有北京的北大六院、安定医院、天坛、宣武、协和等几个大医院的大专家作为一个技术和顾问支持,具体的服务人员还是以当地的医生为主。

 

  • 第一家互联网精神专科医院落地贵州

 

暖心壹疗互联网精神专科医院落地贵州

 

暖心医疗第一家落地的贵州的互联网精神专科医院就是这样,以贵州的当地医生全职坐诊为主,北京、上海的精神科大专家为辅。目前,这家暖心医疗与贵州省第二人民医院设立的互联网心理医院刚一开业就一天可以接受几十个病人的问诊。

 

心理医生在看诊

 

其中就有一位父亲,他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儿,抑郁症让她上不了学,拒绝用药也拒绝看医生,但是爱上网的她同意了在互联网心理医院上通过网络跟医生联系,看诊。

 

像这样的互联网医院,暖心医疗预计今年还会开2-4家,未来3年内总量达到10余家。“每一家我们都会选一些区域性的核心医院合作,再通过这些医院去辐射这个区域人口的心理健康服务,同时也会把医生服务制度不断完善。”

 

更大的野心

AI医生助理机器人 & 数据标签体系

 

不止是让看诊和治疗更便捷,暖心医疗还有更大的野心。

 

医院外景

 

第一个就是AI医生助理机器人。针对精神疾病的特殊性,暖心医疗自主研发了AI医生助理机器人,当患者在线上询问一些常规问题时,AI可以帮助医生直接回答,而一旦患者问到了个性化的问题或者是AI无法解答的问题,它就会直接提醒医生,无缝转接。

 

“向患者解释疾病是精神科医生最常态的工作,精神科医生至少要花费70%以上工作时间去与患者做沟通。”金方怡介绍说,这其中,有一部分的问题都是科普性质的、标准化的问题,AI医生助理机器人的介入可以节省20%的问诊时间,提高了医生的门诊效率。

 

目前,AI机器人已经完成了《中国失眠防治指南》等几十本专业医学书籍的训练,能帮助医生以更友好形式向患者解释疾病的发病原因、诊断依据、治疗方法等。

 

另一个是数据标签体系。这样能让每个病人在平台呈现的数据更系统化和动态化。

 

首先,病人和AI机器人沟通的文本数据会进行结构化,然后补充到病人的病例体系里。

 

其次,通过智能推荐算法,对病人的情况有更明确结构化的识别,然后针对病人或者医生有一些智能的推荐。通过这种病人模型推荐算法,找到那些症状、病史、服药的方案相似的病人,以及他们的治疗过程和治疗结果,以辅助现在治疗。

 

医生也需要学习

为医生建立了更立体的学习环境

 

AI医生助理机器人和数据标签体系还有可能构建精神科、心理疾病诊疗知识图普,从而构建医生教育体系。这对解决目前医生资源不足有很大的影响。

 

有了这两个“利器”,金方怡说未来一个医生可能会每天接诊大概30个患者,半年的时间可能大概能接诊几千个。而一个医生出门诊能接诊几千个病人,在一个传统的医院里面至少要3-5年。更多出门诊的时间和机会可以让医生更快积累经验实现成长。

 

除了增加医生看病人的机会,还要增加他各方面的技能。

 

在传统医院,医生看病人,只能通过病人每次来复诊获得反馈。然而,病人复诊率并不高,复诊时候找同一个医生的几率更低,很多医生看完一个病人后对于治疗的情况并不知道。

 

但是现在,通过互联网医院,病人可以实时动态看到病人治疗后的状态,并且将这些数据沉淀下来,以供所有的医生共享。“即使是医生想了解一个药品的情况,他都可以在暖心医疗上点开产品信息,看到有关这个药品的所有文献,包括使用该药物病人的情况、服用后的情况、其他的医生对药物的评价等等。

 

这对医生来说,是一个更立体的学习环境。

 

暖心壹疗团队

 

除了以上业务,暖心医疗还在联合一些医疗穿戴设备。比如针对失眠的病人,有专用的睡眠监测设备。这些医疗周边领域的智能装备,也会成为暖心医疗在服务费、诊疗费、药品销售外,另一个实现盈利的渠道。

 

企业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是一体的。暖心医疗的成功,必然在解决精神疾病患者的需求之后。发文前,金方怡告诉笔者,他们已经开始想办法对“走饭”微博下留言的网友们进行接触和免费咨询,希望会有更多的痛苦被消弭、更多个生命被解救。

 
版权所有 - 北京启迪创业孵化器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2113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0945号 400电话:400 150 0019